教育基地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新聞動態 > 紅色資訊
新聞動態
紅色資訊
某人社系統在浙江黨性培訓基地參加紅色文化活動
發布時間:2017-12-09   瀏覽:次 

紅色文化教育培訓中心導讀:本頁面是關于紅船精神學習的詳細介紹,多方位為您解讀紅船精神學習,如果您還想了解更多紅船精神學習信息,歡迎點擊查看。

2012年12月,元旦前夕,習近平冒著零下幾十攝氏度的嚴寒到達晉察冀邊區政府的所在地河北阜平,充分肯定了革命老區和老區人民為中國革命勝利所作出的重要貢獻,黨和人民都不會忘記。 鳳陽縣黨性教育基地

2013年7月,習近平再次走進河北省的革命圣地——西柏坡。“這里是立規矩的地方。黨的規矩、制度的建立和執行,有力推動了黨的作風和紀律建設。”習近平說。 宣城市黨性教育基地


紅船精神學習

同年11月,習近平去到山東沂蒙山革命老區。在華東革命烈士陵園,習近平向革命烈士紀念塔敬獻花籃,參觀沂蒙精神展,并會見了當地先進模范和當年支前模范后代代表。 黨建活動計劃

2014年10月31日,習近平專程來到福建省上杭縣古田鎮,召開全軍政治工作會議。在閩西革命老區,習近平同志帶領中央軍委全體成員和會議代表,重溫我黨我軍光榮歷史和優良傳統,接受思想啟迪和精神洗禮。會議之余,習近平參觀了古田會議會址、紀念館,瞻仰毛主席紀念園,同老紅軍、軍烈屬代表座談,并和基層官兵同吃“紅軍飯”。 南京市黨性教育基地

二宣城市黨性教育基地

歷史的經驗值得注意。在漫長的古代歷史中,我們中華民族創造了光輝燦爛的文化,因而一直以偉岸的身軀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一直擁有山海一般的文化自信。正是因為有了這種堅定深沉的自信,我們的先人們才能夠以博大的胸襟容納外來文化,以從容的態度改造外來文化。佛教的中國化就是一個至今仍讓我們引為自豪的光輝范例。可以說,如果沒有先人們的那種文化自信,以儒、釋、道為主的中華傳統文化就會三分明月少其一。臺州市黨性教育基地

但是,中國封建統治階級隨著政治上的日趨沒落,在文化上也日趨腐朽。為了維護反動統治,他們日甚一日地閹割、窒息傳統文化中的生機與活力,日甚一日地尊崇、放大傳統文化中的保守、僵化因素。到頭來,儒家文化以至整個中華傳統文化似乎只剩下“君權神授”“三綱五常”“三從四德”之類的枯槁信條,而“自強不息”“與時偕行”“茍日新,日日新,又日新”等鮮活的元素則被拋到了九霄云外。這種文化上的倒行逆施,持續到1840年鴉片戰爭之后,終于在封建統治階級內部引發上百年的文化危機。危機的根本標志就是喪失文化自信:一是文化自負,即過高估計封建主義文化的實力和效能。它往往表現為既抱殘守缺又妄自尊大。面對西方資本主義生產方式、政治制度和文化觀念的沖擊,面對國內變法求新圖強的呼聲,慈禧太后控制的清廷雖然不得不作出一些贊成變法或實施新政的姿態,但骨子里依然頑固地抱定“綱常名教,亙古為昭”“不易者三綱五常”之類的陳腐宗旨。更有甚者,竟然連學習一點資本主義的先進技術都不能容忍。大學士、理學大師倭仁曾公開指責洋務運動“上虧國體,下失人心”,強調萬萬不可動搖“尚禮義不尚權謀”的“立國之道”。二是文化自卑,即過低估計中華傳統文化的實力和效能,妄自菲薄、引喻失義,由自信轉為他信。在這方面,胡適就是一個典型的反面教員。他雖然對五四新文化運動做出過不小的貢獻,但是又由反封建而不分青紅皂白地否定中國的歷史和文化,甚至公開聲明:“我主張全盤的西化,一心一意的走上世界化的路。”南京黨員教育活動

紅船精神學習

文化自信的喪失,實質上是民族自信的喪失。1931年,日本侵略者制造九一八事變,繼而東北淪陷。在這民族生死存亡的危急關頭,一些代表統治階級利益的文人、政客居然慌張到六神無主的地步,因此上演了一幕幕令人啼笑皆非的丑劇。《大公報》發表題為《孔子誕辰紀念》的社評,斷言“中國人失去了自信力”。蔣廷黻揚言,“為了對日和平不惜任何代價”。有蔣介石“國師”之稱的戴季陶則聯手下野軍閥段祺瑞,請九世班禪在杭州靈隱寺舉辦時輪金剛法會,還振振有詞地說:“今則人心浸浸以衰矣!非仗佛力之加被,未由消此浩劫。”上流社會制造的烏煙瘴氣,不可避免地要蔓延開來,泱泱中國彌漫著萎靡不振、手足無措的氣氛,中華民族的文化軟實力也隨之跌入低谷。嚴峻的事實告訴人們,不打破腐朽的封建政治專制和文化專制,不但要導致中華傳統文化的中斷,也勢必把整個中華民族推向覆亡的深淵。南京傳統革命教育

那么,打破封建專制的力量何在呢?其仍然存在于中華民族之中,存在于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之中。早在1900年,梁啟超發表著名的《少年中國說》,指出有兩個中國:一個是“老大中國”,即腐朽沒落的帝國;一個是“少年中國”,即充滿朝氣的工業化強國;有兩種國民:一種是默認并固守“老大中國”的“老大國民”,一種是憧憬并創造“少年中國”的“少年國民”。“老大中國”是腐朽的封建統治階級制造的“冤業”,“少年中國”則將是由具有少年一樣“心力”的國民創造的輝煌。他大聲疾呼:要用“少年國民”取代“老大國民”,用“少年中國”取代“老大中國”,讓“我少年中國,與天不老”,讓“我中國少年,與國無疆!”1934年,魯迅針對“中國人失掉自信力”的悲觀論調,明確指出:“我們從古以來,就有埋頭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為民請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雖是等于為帝王將相作家譜的所謂‘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們的光耀,這就是中國的脊梁。”“說中國人失掉了自信力,用以指一部分人則可,倘若加于全體,那簡直是誣蔑。”亳州市黨性教育基地

然而,在資本主義已經形成世界體系的國際環境中,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會歷史條件下,要激活、揚厲中華傳統文化的生命活力,喚醒、振作民族精神,必須有一種新的文化元素的植入;要動員、組織富有民族精神的“少年國民”或“中國脊梁”,形成改寫歷史的偉力,必須有一種新的社會力量的出現。正是在時代的召喚下,馬克思主義和中國共產黨走到中國歷史舞臺的中央,承擔起指導、帶領億萬人民拯救中國及中華傳統文化的重任。南京紅色培訓中心

每一個關鍵詞,仔細研究,都是中華精神、中華文化的歷史傳承,也是革命創造、未來發展的薪火相傳,既一脈相承,又與時俱進,都體現著過去、現實、未來的貫通。在這個問題上,我們同樣不能割斷歷史,同樣不能把中華優秀傳統文化與紅色文化割裂開來、對立起來。南京南京黨性教育中心

為什么會形成這種局面呢?道理很簡單,紅色文化的創造主體,不是別人,正是植根中華文化沃土、承載中華優秀文化歷史基因的中國共產黨人和革命人民,他們在改變歷史、創造歷史的同時,也在繼續創造在當時來說最富于時代精神、代表中國未來的中華文化,即紅色文化。紅色文化不但使中華傳統文化賦予了時代的生命與活力,而且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提供著源源不斷的思想文化歷史養料,提供著文化支撐。南京黨員教育活動

二、怎樣看待中國近代革命?它是中國社會內部矛盾合乎規律的發展,還是外來思想的“誤植”?中國近代革命有沒有中斷中華歷史文化發展?蕪湖市黨性教育基地

要正確看待中國近代革命,就必須對中國近代革命的全過程有一個完整的理解。應當說,中國近代革命是一個持續不斷、接力發展的過程,必須完整地看,不能只抓一點、不及其余。中國近代革命的開端,是林則徐禁煙和三元里抗英,領導者是封建統治階層中的嚴禁派。隨后是太平天國起義,領導者是舊式農民領袖。然后是洋務運動和戊戌變法,領導者是封建統治階層中的洋務派和維新派。再往后是偉大的辛亥革命,領導者是孫中山和資產階級民主革命派。再往后是新文化運動和五四運動,領導者是激進的資產階級民主主義知識分子,其后期是中國工人階級走上政治舞臺。最后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偉大的新民主主義革命,中國還發生了偉大的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在這場革命中,蔣介石集團兩度參加到革命陣營之中,又兩度退出,最終喪失了革命的領導權。在這場革命的最高潮,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統一戰線最后發展成為創建新中國的各革命階級的政治聯盟,其最高成就是召開新政協會議、聯合制定《共同綱領》和新中國中央人民政府的組成。這一完整過程的主要部分,鐫刻在矗立于首都天安門廣場的人民英雄紀念碑的一組浮雕上,值得每一個中國人永遠懷念。所以,毛澤東在為人民英雄紀念碑撰寫碑文時,特意寫了一段充滿感情的話:“由此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年,從那時起,為了反對內外敵人,爭取民族獨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歷次斗爭中犧牲的人民英雄們永垂不朽!”蘇州市黨性教育基地

由此可見,中國革命是合乎歷史邏輯的發展過程,其過程的完整性,在世界近代革命史上也是罕見的。盡管馬克思列寧主義來自于外國,但歷史證明,中國近代革命乃至中國民族偉大復興,必須有馬克思主義作指導。而要正確地發揮這種指導作用,生吞活剝、全盤套用、教條主義不行,把它實用化、用實用主義來對待也不行,只有在掌握馬克思主義立場、觀點、方法的前提下,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際結合起來,實現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創建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才能真正解決中國的問題。臺州市黨性教育基地

其次,中國近代革命的各個鏈條之間存在著一種互補、糾偏的內在邏輯關系,正是這種關系使得前一階段的歷史局限性在后一階段或者得到部分彌補、部分糾正,或者得到根本性解決。這一過程,恰好顯現了唯物辯證法否定之否定規律。這種關系,在世界近代革命史上也是罕見的。南京革命教育培訓

對于特色文化資源蘊含的豐富經濟價值,全國人大代表、貴州梵凈山苗族文化旅游產品開發有限公司董事長石麗平也深有體會。近年來,石麗平積極參與推動“百萬繡娘計劃”,讓“繡娘”們在家門口創業就業、增收。麗水市黨性教育基地

“貴州是中國脫貧攻堅的主戰場,巾幗不讓須眉,通過小小的針尖,也能撬動一方脫貧致富,帶動一方人民邁上幸福路。”石麗平認為,更多人參與“百萬繡娘計劃”,還有利于民族文化傳承,“文化傳承不是一個人的事,而是一代一代人的事。”南京紅色培訓機構

紅船精神學習

 保護、傳承民族文化,人是關鍵。在全國人大代表、貴州歌舞劇院國家一級演員雷艷看來,在促進農業、農村發展的過程中,要結合民族地區的實際情況,把村落保護、文化傳承、農業發展和鄉村旅游等打通統籌考慮、有機結合,留住人心。要著力解決民族村寨的“空心化”問題,結合民族地區的文化需求和物質需求,進行頂層設計和謀劃,讓背井離鄉的人回到家鄉,照顧家庭、培養后代、傳承文化。南京紅色培訓機構


在第二醫院附近有300人左右的會議室嗎?

在第二醫院附近有300人左右的會議室嗎?


南京米蘭假日大酒店的溢香廳,該會場臺型容納人數為300人每場。

預定電話:400-025-6988

版權所有:南京紅色文化培訓中心
2018 Copyrights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備案號:蘇ICP備17026050號-1
双重奖励老虎机注册